返回文章列表
深諳中西文化差異 開發中國人性格「心理測驗」

談起40多年的「課外活動」,張妙清(Fanny)教授滔滔不絕,但其「本業」其實同樣精彩,而且絕對可以發展出一門好生意。她的研究專業是個性測量,即臨床級數的精準「心理測驗」。

她說,70年代回港工作時,發現臨床心理學家普遍會用其母校開發的明尼蘇達多項人格問卷(MMPI),以測量精神病人的精神及行為狀態。但當時MMPI未有中譯版本,「行家會即場翻譯,但每個人的翻譯都可能不同,會影響準確性。」所以她開始標準化翻譯。

張妙清教授開創首個中國人個性測量表,為個性研究打開了文化角度的新領域。(圖:ORKTS)

中大學生較抑鬱?

加入中大之後,她展開了MMPI本地化的工程,惟工夫絕不簡單。將500多條問題翻譯成中文之後,中國科學院心理所當時邀請她合作進行全國標準化研究。要證明其有效度,還要進行許多測試。她找來一班中大學生填問卷,發現在部分量表,包括抑鬱、精神分裂的表現,中大學生的平均分數都比美國學生的為高,是否代表中大學生精神狀態特別差?

「如果你只是看表面的分數,就會以為中大學生精神狀態比美國學生差,但做研究的還要深入分析背後差異原因。」Fanny於是抽出量表中,分數特別高的題目,並逐條分析及測試,最後證明部分在美國認為屬於抑鬱的行為,放在華人社會的香港,其實「正常不過」。這是中西文化的差異,「香港人比較內斂。」

是次研究結果讓Fanny意識到,西方心理學有其盲點,不能將其工具照搬過來,應用在華人社會。這啟發她後來夥拍中國科學院心理所,開發一套針對中國人的個性測量表CPAI,「中國人佔全球人口五分之一,為何我們不可以用這些科學方法,開發自己的一套合適華人的心理工具?」

坊間測試不入流

設計CPAI的過程,亦是探索中國人如何看個性的旅程。「我們從傳統小說了解如何描寫人物個性;我們上街訪問人們怎樣形容自己,如何描述別人的個性;我們做問卷,了解上司如何形容下屬,老師怎樣形容學生等。」定出量表題目之後,經過多輪的統計測試及全國標準化研究,制訂有代表性的常模, 這套工具才得以誕生。之後,還要進行一系列的效度研究,證明可應用的範圍。

CPAI的研究,發現西方工具以外對中國人很重要的一些個性特徵, 開拓了個性研究對文化角度的重視,得到多項國際心理學獎項,包括美國心理學會頒發的「促進國際心理學傑出貢獻獎」(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Award for Distinguished Contributions to the International Advancement of Psychology) ,和國際應用心理學會頒出的「促進國際應用心理學傑出科學貢獻獎」(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pplied Psychology Award for Distinguished Scientific Contributions to International Advancement of Applied Psychology)。

MMPI 和CPAI都是經過嚴謹科學測試的工具,那麼坊間非常流行的九型或16型人格測試呢?Fanny不諱言對於心理學專家而言,這些都是「不入流」的,沒有嚴謹的研究基礎和本土化調適,跟科學是兩碼子的事,用來破冰就可以。她建議可以一讀由Merve Emre撰寫的《The personality brokers : the strange history of Myers-Briggs and the birth of personality testing》了解箇中原因。

不少人都想知己知彼,性格測試有價有市,CPAI好有潛在市場價值,惟Fanny直言:「雖然我在學校推廣創業精神,但我自己不喜歡做生意,以及推銷自己的產品。」這番話相信道出了不少學者的個性。不過,中大心理學系的評估培訓中心已經為多家機構提供CPAI作員工選拔及培訓的服務,讓科研成果可惠及社會。

文:Kary Wong@ORKTS
英譯:Cathy Wong@ORKTS